智代的攻擊落空並沒有影響到她,反而像是早就料到一樣蓬勃的火焰從智代身上爆射而出,不但阻止了王玥的攻擊,那巨大的火焰也同時掩蓋了王玥的視線。

下一秒,一發妖魔炮就已經透過火焰準確的射向王玥所在的位置,並且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密密麻麻的冰錐,瞬間封住了王玥所有的移動路線。

而作為規則要求,王玥並沒有去硬借宗瀅的招數,而是一個瞬移出現在了空中,手中召喚出同樣密密麻麻的水線說,

「看起來還不錯,不過勢頭稍微還是差了點意思,來試試我這個~」

說着就把水線朝着宗瀅和智代掃去,雖然收斂了力量,但如果硬借估計還是會讓她們吃痛一段時間的。

但是智代的銳感彷彿開掛一般,迅速來到宗瀅身邊,抱起宗瀅就開始在水線中遊走起來,哪怕王玥偷偷提高了水線的速度,智代還是優雅並且輕鬆的抱着宗瀅躲過了所有的攻勢,甚至還有空閑幫助宗瀅儲備妖魔彈。

終於在王玥的攻擊略微有一點停滯的那一刻,智代立刻帶着宗瀅從水線中整個脫離了出來,甚至還帶着宗瀅在王玥幾乎貼臉的位置給王玥來了一發。

這倒是在王玥的料想之外,一個後仰躲過妖魔炮,手卻向前方抓去,只要抓住她們中其中一個,王玥就有很多方法來對付這她們。

可惜哪怕是這樣,智代還是讓如同預卜先知一樣提前就做好了準備,根本沒有被王玥抓住的意思在對王玥貼臉射出一炮的時候立刻帶着這宗瀅撤退。

而宗瀅也不甘示弱的在王玥周邊佈置了一個百層的結界,企圖阻擋王玥的行動,從規格上來說,宗瀅的結界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結實,對付平時的王玥估計用處小的可憐,但是對付抑制了力量的王玥,這就效果非常明顯了。

敲了敲結界感受了一下結界的厚度,對於宗瀅的結界王玥感覺還是很滿意的,因為這個結界不但厚並且還做了王玥特化,也就是最外層還有一層專門用來阻斷空間靈力的結界。

應該說如果不是王玥,換個任何同等級的空間系妖精碰上這兩個小傢伙都不會太討好。

但是如果只是這樣,也就是限制了一下王玥的行動罷了,稍微給王玥多些時間哪怕不用超過規則的力量想要破開它也不算是太難的事情。

宗瀅當然不會只是為了限制住王玥才設置這麼多的結界,等到兩人退到一定位置時,宗瀅手一握,結界中的靈力突然暴躁了起來,這讓王玥嘴角微微上揚,這招王玥見過,是宗瀅最早開發出來的結界炸彈。

隨着爆炸聲響起,王玥不得不再次使用了回程來幫助自己脫離險境,剛想讚揚一下兩個小傢伙的配合有點東西,一發似乎早就準備好的妖魔炮已經出現在王玥身前,如同早就在那等著王玥一樣,一擊把王玥打飛了出去。

「打中了!」

宗瀅臉上一喜,這套配合她和智代實踐了很多次,甚至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風見幽香都配合了她們,這讓兩人的配合變得異常的契合。

雖然說王玥有放水的成分,但這下提前準備好的妖魔炮殺招還真不是隨便誰都可以躲得掉的。

「不對。」

相比宗瀅的驚喜,反倒是智代正認認真真的感受着什麼,突然眉頭一皺帶着宗瀅又是一個飛退,看看躲掉了王玥突然出現的一道偷襲的水線,

「哎喲?可以啊,這都給你察覺到了?」

王玥揉了揉胸口,笑眯眯的看着遠處再次停下的兩個小傢伙,嘴角略為上揚,

「但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還不夠啊,智代小朋友~」

說着揚了揚手,一條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水繩正被王玥握在手裏,而繩子的另一頭,正是宗瀅的腳踝。

隨着王玥一拉,宗瀅直接被王玥從智代的懷裏扯飛了出來朝王玥飛去,而王玥則笑眯眯的看着驚慌的宗瀅說,

「先拿下一分~」

7017k 「呵呵……我們能過來就是給你們面子了,你們現在竟然讓我們先回去,難道就不怕我們直接衝進去?」

「你們外面的這些士兵,能阻擋我們的腳步?」

茜茜公主提高自己的嗓門,義正言辭的反問道。

「這……」

「將軍的意思就是讓你們先回去,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你們要是執意衝進來的話,那我們也會拚死抵擋。」

吐蕃士兵首先結巴了一下,之後朝着四周的士兵掃視了一眼說道。

「我們要是真的想要衝進去的話,那我們之前就直接衝進去了,根本不會給你選擇的機會。」

「現在我們只是想要拿出我們的一些誠意,但是你們執意不讓我們進去,我們現在就直接帶兵殺進去,到時候就是另外一個事情了。」

李恪說話的語氣異常的嚴肅,沒有給這個吐蕃士兵任何思索的餘地,也沒有給他任何的退路。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之前我們是打敗了,但是我們現在的士兵一樣可以直接消滅你們大唐,你們無非就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現在我們也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要麼現在直接回去,要麼現在我們就戰鬥一場。」

吐蕃士兵現在似乎有了底氣一般,聽說要戰鬥,臉上立刻就來了興緻。

「呵呵……」

李恪冷笑一聲。

「王爺,現在我們的刺客兵已經準備就緒,要不要戰鬥就在你一念之間。」

「如果要是現在戰鬥的話,那我就讓那些刺客兵直接過來,我們殺進帳篷。」

就在此刻韓凌有點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朝着李恪的位置走了兩步,小聲的解釋道。

「現在他們還有選擇的餘地,看看這些吐蕃士兵準備怎麼說吧,要是真的要打,我們並不怕。」

「我既然來這裏,肯定要帶着一個答案走的,肯定不會就這樣空着手回去。」

李恪簡單的解釋著,說的每一句話都透露著堅定,沒有任何的糾結。

「王爺,看他們現在的意思,好像並不想和我們和解,似乎已經做好的戰鬥的準備,我們要就這樣和他們耗著嗎?」

「就這樣消耗下去的話,也是浪費我們的時間,這麼多的時間,我們能做多少的事情。」

茜茜公主不緊不慢的解釋著。

吐蕃士兵所有人現在都已經準備好了武器,遠處的位置甚至已經架起了弓箭手,就等李恪做出最後的決定。

似乎就等李恪說出一句開始進攻,那些弓箭手就放自己手中的箭。

李恪把周圍所有的環境看的一清二楚,把面前所有的吐蕃士兵也都算在了自己的內心。

現在如果真的要打起來,只有兩種解決,第一種就是吐蕃士兵全軍覆沒,第二種就是吐蕃士兵拚死抵抗,最後誰能站到最後還是另外一回事。

這兩種結果,對於李恪來說都不是一個很好的結果。

現在把吐蕃士兵趕盡殺絕,就相當於給吐蕃國結下了梁子,之後也很難解釋。

按照常理來說,吐蕃士兵現在已經撤退,窮寇莫追的道理是每一個國家的最低底線。

但是李恪現在的做法,已經違反了鄰國之間的底線,真的打起來,就是李恪的不對。

不過李恪現在不打,之後大唐還是要戰鬥,還是會出現很多的事情,所以李恪別無選擇。

「把弓箭手殺死……」

李恪沉思之後,轉身看着旁邊的李白,小聲的吩咐道。

聽見李恪的話,李白朝着李恪拱了拱手,表示自己聽見了指令。

就在這一瞬間,周圍弓箭手的身後,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些刺客兵。

這些刺客兵行動異常的快速,就連手中的動作也是乾淨利索,沒有絲毫的猶豫。

隨着一道道寒光閃過,一道道鮮紅的鮮血,從這些吐蕃士兵的脖子處湧出,灑了一地。

在地面上的吐蕃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些弓箭手已經陣亡。

李恪輕微的一笑,注視着眼前之前的那個吐蕃士兵。

「你們現在難道還不走嗎?要是還是不走的話,那我們現在就要趕你們走了。」

「我們周圍的所有士兵都已經就位,現在你們就在我們的攻擊範圍。」

吐蕃士兵加重自己的語氣,異常堅定的喊道。

李恪沒有說話,只是保持沉默,然後朝着遠處的位置指了指。

這個吐蕃士兵順着李恪手指的位置看去,整個人頓時有些震驚,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辦。

在吐蕃士兵的注視下,之前已經就位的弓箭手,現在全部在地面上躺着,就連高處的弓箭手,現在也躺在了地上。

這些弓箭手脖子處流出的鮮血,已經滲透了地板,朝着地面上滴答滴答的掉落。

地面上之前因為下雨還沒有乾涸的地方,已經摻雜着紅色的鮮血,變成了猩紅色。

看到眼前的情況,這個吐蕃士兵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沒有轉身給李恪說話,也沒有發動總攻擊。

眼前的這個事情,已經足以證明李恪的實力,也足以證明李恪手下的士兵的實力。

那些弓箭手的位置是最安全的位置,要是想要殺死他們,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直接穿過這些吐蕃士兵,才能殺死弓箭手。

但是眼下,這個吐蕃士兵根本就沒有看到有人過去,就悄無聲息的把所有的弓箭手滅掉,這無疑是一種令人質疑的手段。

「現在你們少了很重要的後援力量,你確定還要繼續和我們戰鬥嗎?」

「你要是想要繼續戰鬥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奉陪到底,我們只是想要見你們的將軍,不想惹是生非。」

李恪注視着這個吐蕃士兵的背影,加重自己的語氣解釋著,言語之間都是淡定的意思。

聽見李恪的話,這個吐蕃士兵緩緩的轉身,注視着李恪的眼眸。

「最後一次機會,讓你們將軍見我,還是我衝進去,做出選擇吧。」

李恪看到吐蕃士兵轉身,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說道。 「動手,別讓他們跑了!」

李初晨這時突然大叫了一聲,他的話,通過獄神殿的專用戰鬥頻道,傳遞出去。

了結大師他們幾個,聽到李初晨的喊話。

他們幾乎沒有猶豫,立刻就出手,向伊合家族的人追殺過去。

天空中,這時,又有幾架戰鬥機飛馳而來。

這是獄神殿後續的戰士們趕來了,他們在路上耽擱了一下,錯過最精彩的戰鬥。

好在他們沒有來晚,正好趕上這場廝殺。

李初晨剛才那一劍,已經重創了伊合歸野,除了他,伊合家族沒有什麼中堅力量了。

剩餘那些人,了結大師他們應該能夠應付。

李初晨堅持要用這種方式滅掉伊合家族,就是想讓獄神殿的眾人都能得到很好的歷練。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包括李初晨自己,他和伊合歸一決戰的時候,也能從中收穫不少戰鬥經驗。

這是和九星級戰尊決戰的戰鬥經驗,非常珍貴。

李初晨在這時讓獄神殿的眾人出手,時機把握得非常好。

今天,李初晨就算不能殺掉伊合歸一這老頭,至少也要把伊合家族的中堅力量剷除掉。

失去中堅力量的伊合家族,就像拔掉牙齒的老虎,就沒有什麼可怕了。

「殺!」

一拳超人顧三通的速度最快,他施展出魅影神功,身體急速移動,轉眼就追上伊合家族的一個戰尊級強者。

顧三通沒有廢話,直接掄起拳頭砸向那人的後背,就像擂鼓的聲音。

對方一個一星級戰尊,根本來不及躲避。

他後背上挨了顧三通這一拳,整個人都被打飛出去。

半空中,他張嘴噴出一片血霧。

等他重重摔在地上的時候,顧三通躥起的身形猛然下墜。

正好一腳踩在他身上。

「噗!」伊合家族的那個一星級戰尊,再次噴出一口老血。

然後眼前一黑,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殺了這個一星級戰尊之後,一拳超人顧三通又盯上一個三星級戰尊。

雖然顧三通現在還只有二星級戰尊的實力,但他的目標就是要挑戰更強者。

因為實力更強的對手,才能給他帶來壓力。

有壓力,才能讓他產生動力,這樣的戰鬥才會變得有意義。

不遠處,了結大師連殺幾人之後。

他也終於找到他的終極對手,這人是伊合家族的族長——伊合歸野。

劍神稍弱一點,他現在的對手,只是一星級戰尊,但對方是一星級巔峰水平。

劍神因為連續多次本源受損。

經過李初晨的治療修復之後,劍神的實力也還沒有恢復到巔峰層次。

面對一個巔峰時期的一星級戰尊,劍神也有不小的壓力。

但只要戰勝對方,對於劍神來說,就是最好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