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凡:「要。」

妖彧:「不聽了。」

兩人第一次有了分歧。

目光對視,妖彧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偏過頭去。

後面的故事,她已經都知道了。

一點都不好聽!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她們這些可憐的女子,都不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呵呵呵~~」豬八戒看著他們,一陣傻笑。

「好吧。豬……豬哥。」

孫凡問道:「猴哥他當時,就認不出白骨夫人的前世嗎?」

「認得出,也認不出。」豬八戒晃著腦袋道:「那五行山下,不知你去過沒有。那一座法陣奪天造化,抽取了他一身力量,更是篡改了他的記憶、品性。」

「將堂堂的齊天大聖,變成了一隻聽話、搖尾乞憐的狗。」他猛然抬頭望天,目光露出一絲憤恨。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同樣悲慘的命運。

從堂堂俊美無雙的天蓬元帥,成了一隻骯髒、愚鈍的蠢豬。被世人所鄙夷,為天庭眾仙所嗤笑。

一世污名,永遠都難以洗凈。

孫凡沉默了半晌,又問道:「那麼說,當時的白骨夫人其實是假死咯?」

「非也。看似是假,說來也真。」豬八戒搖頭,道:「當年,她確實已經化作了一灘骸骨,深埋在白虎嶺中。」

「這其中還牽涉到了一個叫『申屠奎英』的女子。不過其中詳情,老豬卻不是很清楚了。」

「哦~~~」孫凡失望地『哦』了一聲。

「不過。」

豬八戒嘿嘿笑著,無視妖彧警告的眼神,意有所指道:「有一個人,或許知道其中的詳情哦。」

「誰?」孫凡立刻道。

「我……知道。」豬八戒刻意頓了頓,惡趣味地道:「但我……就是不說!」

孫凡一陣無語。

這惡趣~~~果然是豬八戒!

妖彧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豬八戒,果然是深不可測,恐怕見面的第一眼,就已看透了她的虛實。

然而。

她還是想的太美了。

孫凡是什麼人!

下一秒,就將疑狐的目光轉向了妖彧。

「你看我幹嘛。」小女孩心頭一跳,心虛地大聲喊道。

「你不會……」孫凡盯著妖彧的眼睛,慢慢地道:「……就是那個申屠奎英吧?」

「???」

妖彧翻了個白眼,心中暗暗慶幸。隨即又想到,不能讓他這麼繼續猜下去,不然遲早要穿幫的!

到時候,豈不是丟死人了?

絕對不行!

在豬八戒似笑非笑的眼神中。

妖彧連忙道:「我雖然不是申屠奎英,但是我是她姐姐的……的女兒!」

「哦?」孫凡皺著眉頭,半信半疑。

「真的!」妖彧撒謊道:「我有必要騙你嗎?我接近你,不過是因為……是因為白骨使者擔心你這莽撞的猴子又出事,讓我來盯著你!」

「是她……」孫凡果然被『白骨使者』四個字引動了心思,一時間忘了深究妖彧話中的真實性。

「她還說了什麼?」他忙追問道。

「哼……不告訴你。」妖彧再一次翻了個白眼,傲嬌地道。

「好吧,那你說說申屠奎英的事唄?」孫凡投來一個考究眼神,似乎在說:你若不說不準,必定肯定還有貓膩。

「哼!」妖彧冷哼一聲,還是高高地昂著頭。

「說說唄,俺老豬也想聽聽。」豬八戒在一旁插口了。

頓時。

妖彧一陣泄氣。

這死豬……肯定是在威脅!

肯定是!

「說就說。」

妖彧揉了揉腦袋,露出思忖的神情,似乎在整理思緒。

幾息之後,才一捋堪堪過耳的白色短髮,淡淡道:「當年,白骨夫人臨死之時,將所有靈蘊封禁在了自己的脊骨上。」

「多年後,一名在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戲子辛迪,戀上了屢次落第的考生,馮少卿。」

「不是申屠奎英嗎?」孫凡忽然道。

妖彧橫了他一眼,「能不能聽我說完?」

「哦。」猴子撓了撓頭,乖乖應是。

五百年前。

唐僧師徒路過了白虎嶺,斬妖除魔,一路西行。

多年以後,滄海桑田。

白虎嶺依然是那個白虎嶺。不過白虎嶺下,卻來了一個全國聞名的戲班,戲班裡有一個水靈漂亮的女孩兒。

女孩的父母是白虎嶺上的獵戶,死於她兒時一次失敗的捕虎行動,臨死之前,他們盡全力將只有五六歲的孩子扔到樹上。

第二天,恰巧經過此處的戲班聽到了樹上的哭泣聲,救下了她。

女孩從小就立誓要為父母報仇。可惜,她並沒有這個能力。

白虎嶺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白虎們守候著一根叫做氤氳骨的聖物,終有一天,會有一個『蓋世英雄』會來毀掉這個聖物。

讓作惡的白虎從白虎嶺上徹底消失。

每過幾年,女孩兒都會做同一個夢,她總是會夢到一個叫『白**』什麼的女子,嘟嘟嚕嚕的不知道在對她說些什麼。

每一次夢醒后,女孩都會有一個與她最親近的人會死去。

第一次是她的師傅,第二次是她的師娘。

她似想起這些夢都似曾相識,難道是在她父母死去的時候,這些夢就曾經光臨過?

後來。

城裡有一個家道中落的少年,愛上了女孩。他每天來看女孩唱戲,在唱完戲之後,就在後台默默看著她卸妝。

慢慢的,他在後台呆的時間越來越長,再後來,沒有戲唱的時候,女孩便會與少年一起賞月觀燈。

大部分的時間裡,少年是不快樂的,因為他屢試不第,卻看見無數不學無術之徒捐官進爵。

女孩有時候也會給少年說起白虎嶺的傳說,以及她自己悲慘的身世,少年對氤氳骨表現出濃厚的興趣,興奮熱衷的向女孩打聽關於氤氳骨的一切。

有時候女孩會想,少年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蓋世英雄』呢?

7017k 方牧看著似懂非懂的郭星,同樣覺得有些頭痛。

他不但要管這個腦殘徒弟的修為,連做人做事都得教,這可比殺人費事多了。

最讓他不爽的是,他這個腦殘徒弟理解能力顯然還有些問題。

他覺得,自己這番話很有可能是白說了。

『收徒弟還真是麻煩……』

方牧有些無奈的揮了揮手道:「行了,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回去修鍊去吧!」

『怎麼沒我的事,我還得勸你別殺人呢……』

沒等郭星把這句話說出來,他就又是一陣眩暈。

等他眼前的景象穩定下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那棟破樓中。

他又被方牧給拍下線了。

『又是這樣,你倒是讓我說完啊,我……我靠!』

郭星剛打算抱怨兩句,就發現靈氣仍舊在源源不斷的往他體內涌。

此刻,他體內的靈氣已經充盈到了從他的七竅中往外溢散的地步。

他的所有內臟,都是一種鼓鼓囊囊的感覺。

如果再晚回來一會兒,他就要被靈氣給撐爆了。

『召喚我也就算了,你倒是把靈氣閥門給我關上啊!

要是我再晚回來一會兒就要被撐死了。

這也太不靠譜了……』

郭星再顧不得去管方牧到底會不會殺人的事了,他第一時間盤膝做好,處理起了體內的靈氣。

另一邊,方牧把郭星打發走了之後,再次將目光落在了山下的那群玩家身上。

結合著郭星之前的講述,他已經大致猜到了背後到底是誰在搗鬼了。

『利用我完成最關鍵的一步,這倒真是個不錯的主意……』

方牧就好似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事一樣,嘴角不自覺的揚了起來。

他的目光朝著天邊看了一會兒之後,緩緩抬起了手指。

一團亮光從他指尖升起,迅速攀升到了數千米高空。

當這道亮光到達頂點之後,便如煙花般炸裂。

無數彷彿星火般的光團,密密麻麻的朝著四周落下。

下方那些剛剛聚集起來的玩家,頓時都被天空中的流光溢彩吸引了目光。

有人指著天空驚呼道:「這特效太炫了吧!」

「是挺好看的,不過這是什麼意思啊,難道boss戰提前開始了?」

「應該不是吧,現在距離開始時間還差一個多小時呢。這應該是提前熱場吧。

不過這特效真沒得說,比現實中的煙花炫多了!」

「可不是,現實中就是同時放一百組煙花,也達不到這種效果。」

「那當然了,煙花炸完就沒了,這個可是越來越亮!」

「越來越亮……誒,不對呀,這些煙花怎麼朝著我們落下來了?」

「這不會是什麼法術吧?」

「應該不是吧,現在boss戰不是還沒開……」

轟!

就在這群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第一個光團已經落在了人群中。

這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光團,卻彷彿一一枚炮彈一般,直接在地上炸出了一個直徑5、6米的大坑。

原本站在附近的玩家,瞬間就死傷了一片。

「靠,真的是法術!」

「有病吧,boss戰沒開始弄什麼法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