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其實也知道這些事情不好,可是當她發現屠美琪竟然涉足到這麼危險的事情裡面時候,她才發現,善婉基金這個簍子,已經大到她不敢亂捅的地步了。

這樣的業務,其中到底會牽扯多少達官貴人?

她說不清,也不敢說。

葉思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後開口說:

「如果我的幸福是建立在這些孩子的這些付出上面,那它就是醜陋的,就是該被拋棄的!我不要這種喝著別人血肉的幸福!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定不會讓這種瘋狂的事情發生在秦家,發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可是……」

「可是今天,是你繼母參與到這些事情裡面來,明天,就很有可能是你的親生父母,甚至是你自己!然後你就會被他們腐蝕,和他們同流合污,和他們沒有區別!小唯,放任這樣的事情發生是非常危險,因為如果你不反對它,你就是在為虎作倀,你明白嗎?」

葉思黎冷靜而清醒的說道。

姜唯不言,表情非常為難。

在讓尹償去調查之前,她沒想到善婉基金這趟水竟然這麼深,這麼黑。

葉思黎下去之後,她還有可能上得來嗎?

然而,見她猶豫,葉思黎卻勸道,

「小唯,逆齡生長這樣的事情,對於你我這樣的年輕女人來說可能還沒有什麼必要,可是對於任何一個上了年齡的女人,甚至是男人來說,這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對那些有錢人來說,拋棄自己身上陳舊的血液,換上運動員們的健康血液;拋棄自己使用多年,不堪重負的內臟,換上年輕人們健康活力的臟器,的確是一件充滿吸引力的事情,沒人不想青春永駐,沒有想要黯然老去,

可是,如果人類乃至他們的身體髮膚、血液臟器都成為了可以交易的商品,那麼道德何在、底線何在?他們是在吃人啊!

難道今天文明的、人人平等的社會,要倒退回以前的奴隸社會,把平民百姓都不當人,只當畜生的時代嗎?小唯,到那個時候,擺在所有人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你是要吃人,還是要被人吃?」

「我……思黎,我只是想要保護你,這件事太危險了,他們的會員有幾萬人的規模,所有人都把這個秘密埋藏得死死的,這已經成了他們的利益交換樞紐,成了一個有錢人們共同的秘密,這個圈子裡所有人都在隱藏這個秘密,再查下去,我怕秦爺也保不住你!」

姜唯無奈地說道。

其實她不是不想支持正義,但她只是害怕、恐懼而已。

「那難道,你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公理了嗎?我不信他們能一直猖狂下去,牆倒眾人推,這樣的事情說出來,該恐懼的、該縮在角落裡像老鼠一樣藏起來的人,是他們!」

葉思黎說著,心裡忽然洶湧起怒意。

她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遇上這樣可怕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既然都已經牽扯到了她的孩子,既然也是她點頭,逼著秦丞打開了這隻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了這個魔鬼,那她,就有責任要弄死魔鬼!

這是她的責任,她的業債。

姜唯看著她堅定的模樣,終於還是敗下陣來,只笑了笑,說:

「好吧,尹償在停車場A9號區域,他已經準備好了要見你,我原以為自己可以阻止你,卻發現,原來擺在我面前,只有幫你這一條路。」

「小唯……」

「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怎麼捨得讓你孤軍奮戰呢?他似乎收集了一些資料,但都不是決定性的證據,目前你只能先了解,等他那邊的調查進度了,穩住,千萬別急,在我們勝利之前,一定要穩紮穩打,再說你不考慮自己也要顧及肚子里的寶寶,知道了嗎?」

「我知道的。」

「那你先去吧,快去快回,來了人我就幫你應付。」

姜唯說著,扶著葉思黎,目送她離開。

門一開,屋外水晶燈華麗的光芒瞬間傾瀉在了葉思黎的身上,讓她整個人的輪廓看起來都好似在發光。

姜唯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忽然笑了。

。 第七百八十一章什麼叫做母老虎?

慕千塵抬頭,看向了墨雅緻離開的方向,眼神中似乎很不甘心。

不過,他的情緒似乎很快就收斂了進去,沒有再任何顯露

顧小熙皺著眉頭走了過來,「慕叔叔,那個姐姐那麼凶的罵你,你怎麼還要娶她?小心娶個母老虎回家,受罪的可是你自己。」

顧兮兮扭頭瞪了自己的兒子一眼,「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顧小諾這個時候也不解的詢問道,「葛葛,什麼叫做母老虎呀?」

顧小熙理所當然的指了指顧兮兮,「喏,就是顧兮兮那樣的。」

顧兮兮的俏臉瞬間綠了,「顧小熙!你找打呢吧!」

顧小熙抱著腦袋躲到了慕千塵的身後,「你看吧,還說你不是母老虎,動不動就要動手!」

顧兮兮:「……顧小熙,我懶得理你。」

說完,她扭頭看向了慕千塵,「師兄,你沒事吧?」

慕千塵搖了搖頭,有些脫力的跌坐在了沙發上。

他沉默著,突然有些自嘲的笑了:「我真是自作聰明了,竟然以為屏蔽了手機信號,她就看不到外面的那些新聞了。」

顧兮兮不知道該怎麼寬慰才好,「師兄,那……你接下來什麼打算?墨雅緻好像並不能接受你。」

「我過兩天就能夠出院了,到時候我會看著辦的。」

顧兮兮見他這麼說,知道他是打算繼續堅持下去。

只是……事情只怕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

墨家會安排專門的人將墨雅緻送出國,然後變相的軟禁起來。

墨家的勢力那麼大,慕千塵未必能夠斗得過。

「師兄,其實……」顧兮兮正想要提醒他這一點,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

竟然有信號了?

她詫異的看向了自己的兒子。

顧小熙無辜的聳了聳肩,「反正已經用不上了,我就把屏蔽系統關掉了。」

顧兮兮掃了一眼屏幕,發現是杜薇薇打過來的電話。

估計她是來詢問奇異草的線索的。

唉,可惜了。

看到顧兮兮的反應,慕千塵率先開口,「你有事就先忙吧。孩子們這兩天在我這裡挺好的,你忙完了手頭的事情再來接他們。」

顧兮兮點點頭,走了出去。

剛剛踏出門檻,她按下了接聽鍵,「喂,薇薇姐?」

杜薇薇聲音很興奮的樣子,「兮兮,真沒想到你這麼有本事呀!我之前還真是小看你了。」

顧兮兮以為杜薇薇是在調侃她呢,「薇薇姐,你幹嘛說反話?你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說奇異草的事情的?」

「你怎麼知道?」

「其實我剛剛也想給你打電話的,但是這邊出了點狀況。我今天去了一趟歷史博物館見了卞館長,但是沒能弄到有關奇異草的線索……」

「哈哈哈,你開什麼玩笑呢?」

「我……沒開玩笑啊。我是真的……」

「還在裝呢?奇異草剛剛都已經派人送過來了,不是還能是誰啊?」

顧兮兮一聽這話,直接就傻眼了,「你說什麼?奇異草已經送到科研室那邊去了?」

「對呀!不然我幹嘛這麼高興給你打電話。你真夠可以的,前前後後這才多久的時間呀,你竟然就找到了一株或者的奇異草,你簡直太牛了!」

顧兮兮徹底懵逼了,「可是……真的……」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說了。現在有了奇異草,你要的葯三天之內就能夠做出來,等我的好消息吧。」

「喂……嘟嘟嘟!」

看著黑下去的屏幕,顧兮兮半響沒能夠回過神來。

怎麼回事?

到底是誰將奇異草送到科研室的?

顧兮兮腦袋裡面轉的飛快,她仔細的回想著每一個細節。

突然,腦袋裡面電光火石。

難道是……

為了確定心中猜測,顧兮兮飛快的朝著電梯口那邊走了過去。

她正準備去到蘇蘇所在那棟住院樓,還沒來得及走進大門,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飛快的從側門閃過。

她眸光一閃,二話不說跟了過去。

那個人身影乾淨利落,飛快的閃過人群。

最後,消失在了一個藥房的拐角處。

顧兮兮飛快的追了過去,發現拐角那邊是一個死胡同,根本就沒有出路。

那條死胡同裡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沒有人影。

她臉色逐漸變得凝重:

這個人行蹤如此的詭異,肯定有問題。

不行,自己得想辦法查查他才行了。

顧兮兮做好了決定,正準備轉身離開,冷不丁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啊——唔!」

尖叫聲涌到了喉嚨,生生的被咽了下去。

顧兮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帶著,靠在了牆壁上。

她驚恐地瞪圓了雙眸,抬頭一看。

赫然對上了一雙絕美妖冶的桃花眼。

「小顧醫生,你是在找我么?」

阿洛笑嘻嘻的,盯著她。

顧兮兮驚魂未定,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他推開。

然後火速退後了兩步,跟他保持距離,「你幹什麼?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阿洛盯著她,笑容意味深長,「那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突然跟蹤我,我也很害怕的。」

他會害怕?

顧兮兮表示懷疑。

她盯著他,「你不鬼鬼祟祟的,我自然不會跟蹤你。」

阿洛釋然,「原來是因為我鬼鬼祟祟的呀?我還以為你看上我了,所以才跟蹤我呢!」

「你別胡說八道了。」顧兮兮被他的無賴給氣到。

阿洛收斂了臉上的笑容,「說說看,找我做什麼?」

顧兮兮心裡暗暗一驚。

這個男人反應好快。

竟然猜得到自己是特意過來找他的。

既然如此,她也沒有什麼隱瞞的了,「你……到底是什麼人?」

阿洛愣了一秒,隨即笑著說道,「蘇蘇斥巨資請的保鏢。」

「我是問你,除了保鏢之外,你的身份。」

「這屬於我的個人隱私,你知道的太多,對你可沒什麼好處。」

顧兮兮懶得在跟他拐彎抹角了,「今天有人送了一株活著的奇異草去我的科研室了。」

「是么?」阿洛似乎並不詫異,「我早就說過了,專家說的滅絕,未必就是真的滅絕。」

顧兮兮目光緊緊的鎖定在他的身上,「在歷史博物館盜取奇異草標本的人……是你,對吧?」

文學網 趁夜出沙洲往格爾木而去。裴重熙所領的這部分人皆是此前從沙洲跟著他前往肅州,平安氏之亂的士兵。

一聽說裴重熙要帶他們攻打吐蕃,各個都士氣高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