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柒柒有些尷尬,好好聊著封景,怎麼岔到了自己身上。

她和封晏要孩子那還得了?

都要離婚的兩個人!

「媽,這個事……以後再說吧。」

「柒柒,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跟封晏吵架了?」白胭擔憂的問。

畢竟是過來人,一眼就看了出來。

唐柒柒越是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白胭就越是擔心,只怕這次矛盾很大。

她緊張的抓住柒柒的手:「柒柒,你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做父母的吧。這些年了,他從沒有動過娶妻的心思,唯獨對你。當年是封家虧待你,我也沒站在你這邊。我以後會補償你的,把你當親女兒一樣。你和封晏好好的,行不行?」

「媽,這件事再說吧……我和封晏事情有些複雜。」

「柒柒……」

「媽,我累了,先回房間了。」

白胭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憂心忡忡。

「這兩個人可怎麼辦啊?要不……」突然,她腦海里靈光一現。

。 兩個秦楓在大殿內不斷碰撞、對轟,迸發出陣陣能量漣漪,彼此都了解對方,想要擊敗對方極難。

秦楓曾經遇到過不止一次挑戰自己,而這一次遇到的卻是完美複製,甚至戰力比自己還要略高一籌。

若要說唯一的破綻,那便是太極靈體中融入的雷元素,對方並沒有。

但這是秦楓的殺手鐧,豈會在此浪費,而且與自己一戰,是尋求突破的最佳機會,他也不允許自己去浪費這個機會。

對面的自己由天道衍化,顯然對於生命之力與毀滅之力的領悟與掌控更強,秦楓在與其激戰之時便不斷學習,參悟生命與毀滅之力,強化太極靈體。

這一戰持續了十天十夜,二者都掌握著生命之力,可以不斷恢復損耗,擁有無窮無盡的能量。

對面的秦楓卻在此時停手,並且消散。

但是大殿四周沒有出現其他變化,沒有宮主的身影,也沒有通道出現。

秦楓皺了皺眉,在原地坐下調息。

半刻鐘后,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卻是天道衍化的秦楓分身。

戰鬥再度打響。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秦楓還在那座大殿內與自己交戰,而且每過十天十夜,對方便會消散,然後重新顯化。

顯然,天道衍化的秦楓分身擁有存在時限。

而經過這段時間,秦楓的戰力在逐漸提升,對於無敵之道,對於生命與毀滅之力的領悟也在不斷加深。

這是第四次與自己一戰,秦楓越戰越勇,不斷強化太極靈體,完善著自己的無敵之道。

這一次,到了第六個晚上,秦楓終於再度突破,太極之力有所提升,洶湧而出,破開了對方的太極靈體,成功擊敗對手。

對方的身子逐漸消散,化為一股股精純能量湧向秦楓。

秦楓在那盤膝而坐,吸收著精純能量,並回想著之前一次次的戰鬥,領悟無敵之道。

悄然間,他的修為達到了九重天巔峰靈仙,距離靈聖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一步卻又宛若天塹。

在靈界,只有最頂尖的寥寥數人能夠成功突破,而在九重天,想要成聖也非易事。

大殿一側出現了通道,秦楓起身離去。

沒多久,來到了第五座大殿,那裡同樣有人在等待。

那是一名身形修長的男子,面容卻是有些朦朧,看不真切,其身上沒有一絲能量波動,感覺不到一點修為。

秦楓望著那人卻是不由生出警惕,竟是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那男子轉身朝向秦楓這邊,一道聲音在大殿內迴響:「吾乃靈宮宮主,擊敗吾,可獲天道符,參悟天道,剎那萬年。」

聞言,秦楓心頭一震,這最終的獎勵天道符竟是可以改變時間,在此地參悟天道剎那即萬年,對於修鍊自然有著極大幫助,等於憑空多了萬年修為。

而且這天道符據說還有其他妙用,對於成為神王有著極大幫助,秦楓對其志在必得。

秦楓盯著靈宮宮主,目光中透著一絲火熱,都到這裡了,他豈能失敗? 夜風清爽,但是其中所夾雜的血腥味卻是讓三人都臉色一變。

「快,過去看看。」

趙四一馬當先,三人連忙順著血腥味傳來的方向趕去。

夜色下血腥味越來越濃,不到百米,一具躺在樹兜下的屍體出現在三人視線中。

屍體是一個中年男子,死狀駭人,嘴巴眼睛都睜大,面容扭曲驚恐,一臉的鮮血,最駭人的是,他的整個頭蓋骨都被挖開,裡面的腦子都被挖空。

致命傷基本與之前屍變的徐夫子及昨天發現的那具屍體一模一樣,都是頭蓋骨被挖開,裡面的腦子挖空,也不知是吃了還是怎麼的。

旁邊還有一個竹制的背簍和小鋤頭,看起來是個採藥的葯郎。

柳玉臉色微變,看著屍體,這個死狀駭人,不過已經見過了屍變的徐夫子和昨晚那具屍體,所以此刻他的心情倒還平靜,對於這種屍體也有了一個不錯的心理承受能力。

趙四走上前蹲下伸手在屍體脖子和身上探了探。

「血液沒有完全凝固,屍體還有餘溫,死去沒有多久。」

說完又道。

「發信號,通知捕頭他們。」

「好。」

柳玉應聲拿出攜帶的信號彈,拿出點燃對準頭上的天空。

嘭!

信號彈衝天而起在高空如煙花般炸開。

「現在怎麼做,等捕頭他們過來嗎?」

發完信號柳玉又看向趙四問道,他是第一次出來辦案,毫無辦案經驗,尤其是還是這種妖邪的事情,雖然他的修為實力已經踏足了武道氣血境,甚至一次的氣血突破提升堪比普通武者兩次的氣血突破提升,但是在經驗上欠缺,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說話時,柳玉也將腰上的劍抽了出來,準備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趙四有些意外的看了柳玉一樣,在他看來,柳玉只是一個普通人,還是第一次出來辦案,遇到這種事應該比較緊張才是,但是此刻柳玉表現出來的冷靜,卻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心中不由對柳玉高看一樣,隨即道。

「屍體剛死不久,不管是何妖邪所為,應該不會走遠,我們先周圍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蹤跡。」

「如果真沒走遠的話,會不會我們三個真的已經被發現盯上了。」

這時候王二又接話開口道。

他這話剛落。

「小心!」

趙四突然臉色一變,向柳玉喊道。

危!!!

柳玉也是瞬間全身寒毛一炸,只覺背後一股前所未有如死亡般的冰冷危機感襲來。

「閃開。」

耳邊又傳來趙四的聲音,柳玉想也不想身體一蹲就往旁邊一滾,趙四則是抽出身上長刀對著柳玉原本的位置就是一刀斬出。

幾乎在柳玉身影就地一滾躲開的瞬間,一道黑影猛地撲來,與趙四斬出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鐺!」

兩者碰撞,發出一聲金戈交擊般的巨響,隨後彼此都是被震的後退出去,趙四嘭的一聲後背撞在背後數米出的一顆大樹上,黑影也是被震退十多米才停下。

這時候柳玉從地上爬起來,也終於看起了黑影的具體模樣。

那赫然是一隻足有近人高似猿一樣的怪物,渾身亂糟糟的黃毛,尖嘴猴腮。

但是這猿像是已經死了不知多久,身上的毛都是坑坑窪窪,很多地方大片脫落,顯露出腐爛的皮肉,臉也是呈腐爛狀,一口長長的尖牙,雙眼成幽綠色,發出悠悠的綠光。

「這什麼鬼東西!」

王二驚呼一聲,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小心,這東西實力很強,力量不下於我。」

趙四則趕緊出聲提醒,通過剛剛的一擊碰撞他已經初步試探出了這東西的實力,力量絲毫不下於他。

唰!

趙四話剛落,那似猿一樣的怪物已經再次發起攻擊,它的速度極快,動的瞬間三人視線都差點沒有追上。

「尼瑪幣!」

然後柳玉就罵娘了,因為這怪物的攻擊目標赫然又是他,也不知是感應出三人中就他修為實力最弱還是什麼的。

柳玉想閃躲,但是已經沒有機會,因為這東西的速度太快了。

避無可避,柳玉別無選擇,直接揮劍就斬。

「鐺……轟!」

怪物的力量遠超柳玉,一擊碰撞,柳玉手中的長劍都直接被震飛出去,握劍的雙手虎口直接震裂,身體更是當場如炮彈般向後橫飛出去數米砸在地上。

「孽畜!」

看到柳玉被擊飛,趙四怒喝一聲,一個箭步橫刀撲向怪物。

怪物本想乘勢追擊再次撲向柳玉,身形也一下子被趙四擋住。

「老趙我來助你!」

王二大喝一聲也加入戰場,看準機會一刀劈中怪物的後背。

噗的一聲,大量黑色鮮血從似猿怪物後背流出。

另一邊的柳玉這時候也從地上爬起,口中吐出一口瘀血,只覺體內氣血翻騰,臟腑都差點移位。

柳玉雖然如今已經踏足武道氣血境,提升了一起氣血,甚至這一次氣血帶來的提升足抵得上一般武者的兩次氣血提升,但是這似猿怪物的力量已經完全達到一般提升三次氣血的武者程度,於趙四不相上下,力量完全超出柳玉一大截,根本不是他所能硬抗。

「吼!」

戰場中似猿怪物被王二找准機會一刀砍中,當場仰天發出一聲怒吼,似吃痛一般,隨叫雙臂一左一右猛地拍向趙四和王二。

「噗!」

這一擊明顯是怪物的含怒一擊,趙四都直接被打的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身體被震退數米才停住腳步,王二則更慘,整個人被拍飛出去十多米砸在一顆大樹的樹榦上才停下。

怪物隨即又撲向趙四,似感覺出三人中趙四的威脅最大,幽綠的眸子中爆發出駭人的凶光。

這時候柳玉也同時出手,提劍沖向撲向趙四的怪物,強忍住傷勢,因為他清楚,這個時候他和趙氏、王二兩人就是一根繩子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絕不能退縮,也不能讓哪一個人先被這怪物擊殺攻破,尤其是趙四,這是三人中最強的一個,主要火力也必須他來抗住。

不說打敗這怪物,只要三人合力將這怪物拖住等到其他人趕來就行。

唰!

劍光一閃,直取怪物腦袋。

面對柳玉這一劍,怪物身影也不得不停下,幽綠的眸子凶戾的看向柳玉,轉身就要對付柳玉。

不過柳玉有了一開始的教訓自然不會再和這怪物硬碰,看這怪物目標向自己看來,當即劍鋒一轉,連人帶劍想旁邊一劃從怪物左邊劃過。

「閉眼!」

這時候趙四的聲音再次想起,柳玉不知趙四要做什麼,但是聞言卻也是滾到一旁將眼睛趕緊閉上。

站起來的趙四則是左手伸進衣袖對著似猿怪物猛地一撒。

「嘩——」

大片白色含有刺激氣味的粉末一下子灑出,直接將似猿怪物撒了個正著。

石灰!

憑藉鼻子吸到的少量白色粉末,柳玉一下子判斷出趙四撒出的東西,也一下子明白剛剛趙四為什麼要叫他們閉眼了,這東西進入眼睛可是能直接讓人瞎眼的。

「吼!」

似猿怪物沒有閉眼,被大量的石灰進入眼睛,當場失明發出一聲怒吼。

趙四則明顯是使用石灰的老手,趁似猿怪物失明怒吼的瞬間又聽聲辨位一刀斬中怪物身體。

「嗷——」

轟!

怪物吃痛發出一聲嘶嚎,隨即身影猛地向遠處竄去,一棵樹都差點被它撞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