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感知到異常,葉辰瞬間便是加大了精神力的湧入。

轟!

葉辰面色頓時一白,隨後便看到他臉上居然浮現了一層密汗來。

看起來葉辰很費力!

感知到玉珠內,那股恐怖的力量,依然是不見衰弱的衝擊著葉辰的精神力,而且自己湧入其中的精神力,還有種岌岌可危之感。

這讓葉辰惱怒的同時,也是大為的驚駭。

「這股力量!居然如此綿長!」葉辰咬牙暗道。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的精神力怕是還會再被碾滅,到時我自身也會受到重創。」

想到如此的結果,葉辰自然是不肯接受的。於是,葉辰豁出去了!

「拼了!」

一咬牙,葉辰大師級的精神力轟然之間,全部的衝擊了出去,源源不斷的湧入玉珠內。

轟轟轟!

在全部精神力加入戰鬥之中后,葉辰依然感覺很吃力,但他卻是感覺到了!

一絲希望的光芒,陡然在葉辰的雙眸中閃過。

「那股力量已經後勁不足了嗎?再堅持下,就能撐過去了!」蒼白的臉上,儘是被堅定之色覆蓋,他輕聲呢喃道。

……

一分鐘后,葉辰都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快要枯竭了,但也在這一刻,對面那股力量浪潮,出現了衰退的跡象。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恐怖的力量浪潮,最終還是被葉辰給撐了過去。

呼呼呼……

一陣粗氣過後,葉辰雖臉色蒼白,但臉上的表情卻是欣喜不已。

熬過了這股力量的不斷衝擊,葉辰就能真正的看到這玉珠內的無上秘法了。這自然是一件很高興的事。

「總算是撐過去了,雖然自身儲存的精神力已然見底,但結果卻是順利的撐過去了。」葉辰此刻的心情是愉悅的。

說起話來也是輕鬆的很!

不過,葉辰並沒有第一時間查看玉珠內的情況,而是直接盤坐在地,從沖陽竅穴中,攝取出一小縷的反神紫氣來。

當葉辰將這縷反神紫氣完全的吸收后,不僅葉辰精神力的存量瞬間回滿了,就連葉辰自身的精神本質都好像被提升了一般,讓葉辰有種吃了興奮劑一般的興奮感。

呼!

呼出一口濁氣,葉辰雙眸豁然睜了開來,其內精光閃爍,顯然葉辰的精氣神皆已回到了巔峰!

隨後葉辰才向著手中的玉珠看去,看著它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意來,輕聲笑道:「就讓我來看看,到底是什麼,被這個叫龍勇的人,稱讚為無上秘法。」

剛想將精神力探入進去,異變就在此刻陡然發生了!

轟!

一股無法想象的威壓,陡然朝葉辰碾壓了過去。

葉辰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這股威壓壓的倒在了地上。

噗!

大口的鮮紅血液,豁然自葉辰口中噴出。

如此短的時間,根本都不給葉辰反應的時間,直接將葉辰鎮壓在了地上。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因為猝不及防,葉辰也難免驚慌了一下,隨即便是鎮定了下來。

雖然被這股突然冒出的威壓,鎮壓在了地上,可葉辰並未放棄掙扎。

相反,此刻的葉辰,倔勁兒一上來,直接牟足了力氣,試圖使自己站起來。

「我、絕不能、放棄!我、一定、要站起來。」咬著牙,不管嘴中溢出的血液,葉辰拚命的驅使自己的身軀,要站起來。

「我絕不能就在這裡倒下!」眼中精光瞬息間閃爍不斷,臉上陡然露出了無比瘋狂的神色來。

「給小爺我站起來啊!啊!」

咔!

咔!

身軀內的骨骼,此刻正承受著無窮的重力,發出令人牙酸的咯吱聲,好像都快支撐不住了一般。

。 「劍道?」

「痕兒,你不是在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吧?」

「當今天下,唯有劍宗的劍道致盛。」

「除了劍宗以外,能入得了為父法眼的,恐怕不超出三位。」

「其中一位,就是那遠在西疆矮矬子一坤。其他兩位隱世多年銷聲匿跡,興許早就坐化了。」

慕容德老臉一凝。

當今修劍一途太過艱難,幾乎沒有人能以劍道問鼎天下。

而他所說的一坤遠在西疆。

剩下的兩人,他都懶得說,因為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可憐,這老道一坤,能被慕容德稱讚,足以證明一坤劍道非凡。

「父親?」

「孩兒豈能誇大其詞?」

「實不相瞞,孩兒連雷凌一劍都接不下。」

「甚至,那個雷凌動用全力,恐怕孩兒已經命喪他手。」

慕容痕可是冤枉的很,這件事上他怎麼可能撒謊?

「你怎麼不說,你就是一個廢物?」慕容德氣惱,瞪了慕容痕一眼,自己都覺得丟臉。

慕容痕滿臉通紅,羞澀低下頭不敢與自己父親對視。

「爺爺?您可不要小瞧這個雷凌了?」

「他劍法層出不窮,劍氣傷人於無形。一劍化萬劍,劍劍威力無窮。」

「我爸他的確不是雷凌的對手,而我與慕容海,也是在他一招之下被廢了氣海丹田。」

「而這個雷凌,將三層力都沒用上。可見這個小子非比尋常,不然也不能請爺爺您出手啊?」

慕容烈,看自己爺爺不信,他不得慎重提醒一下,因為對付雷凌可不能掉以輕心。

「小烈?」

「連你也這麼說?」

慕容德眉頭節奏,自己兒孫都對這個雷凌如此懼怕,這到引起他的極大好奇心。

「哼!」

「就算他雷凌聰智過人,天賦異稟又如何?」

「問鼎之下皆如螻蟻。」

「痕兒?」

「立刻帶為父前去,為父到很想看看,這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慕容德不信邪。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既然有人欺負到他們慕容家的頭上。身為慕容家的之人,哪有坐視不理的道理?

「父親?」

「這夜已深,對方恐怕早就不知去向?」

慕容痕心中一喜。

可看窗外天色不早,雷凌他們肯定已經離開了醫院,這讓他有些為難,不知如何處尋找雷凌。

慕容烈、慕容海兩兄弟神色古怪,自己父親說的沒錯,這天京這麼大,要找到雷凌形同大海撈針。

「廢物!」

「連個人都找不到,還想報仇?」

「我慕容家的臉面,都讓你給丟盡了!」

慕容德火冒三丈,怒視慕容痕一眼,只見他咬了咬牙,覆手一揮,一道星光化為星雨飛出窗外。

「跟我走!」

慕容德低聲說了一句,自己率先飛出窗外,追向星雨而去。

慕容痕感到吃驚,他不知道自己父親用的是什麼方法,但看自己父親的樣子,明顯就是可以找到雷凌所在的位置。

嗖嗖……!

慕容家父子三人,快速追向慕容德,劃破星空直奔東南方而去。

……

夜以入凌晨。

天京燈火輝煌,數不盡的霓虹燈,如星星點綴,閃爍著光芒。

夜空之上,一朵烏雲突然遮住了皓月,讓夜空變得昏暗,星光若隱若現。

此時,一道身影,漂浮在上空。

她是誰?

她竟然是之前,在江都城被雷凌斬殺的修羅王?

沒錯!

她又活過來了。

但可惜,她的修為只是神境九重天。自從在問鼎跌落後,她就很難再次問鼎。

問鼎境,乃是修行者人生中只有一次踏入的機會。一旦修為跌落,就很難在問鼎第二次,所以導致修羅王無法恢復巔峰修為。

「戮天驕?」

「你跑那麼快乾什麼?」

就在修羅王降臨天京上空之時,她冷目微眯俯視下方天京城,忽然後方傳來有人對她呼喚。

戮天嬌?

這個名字,恐怕天下間無人知道。

因為,那是修羅王的真名。

而修羅王,只是在修羅族的一個稱號,代表著至高無上象徵。

可誰能知道,修羅王也有名字,而且這名字聽得讓人很難與修羅王聯想在一起。

戮天嬌,聽到後方有人呼喊,她冷漠的病情,露出冰冷的眼眸回頭看去。

只見來人,她竟然被囚禁在袁月山莊,鏡泊湖底下那個魔女『媚娘』?

「我跟你說過多少回?」

「別叫我的名字?叫我修羅王!」

戮天嬌惱怒,對媚娘對自己稱呼極為不滿,因為她不喜歡別人叫自己的名字。

「戮天嬌?」

「戮天嬌!」

「戮天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