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你的言辭,卑微的人類,你該做的是感恩,」妖精的目光在每個人類臉上掃過,「如果不是精靈神族的寬容,地球上每一寸土地都已經是神族的領土。」她的目光突然在某個身穿戰術外甲的普通人類列兵臉上停下,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身後的四名男性妖精同時感應到了什麼,緩緩抽出彎刀。

這時。

安橋突然上前一步,朗聲說道:「我們可以替精靈尋找失蹤的哨兵,但現在沒有線索,搜查需要時間,你們必須先撤離,否則就違背了條約,我們只能向上級反映,希安會和精靈軍團高層交涉。」

妖精被安橋的聲音打斷注意力,目光一轉,再次轉回時皺了下眉頭,最終從那個人類列兵的臉上移開目光,指向側面一條通道:「我們俘虜了少量人類,其中一些人有可能認識罪犯,但他們愚蠢且粗魯,拒絕向神族坦誠罪行,或許,你們有辦法從他們口中獲得線索。」她嘴角勾起,「畢竟,碳基生物最擅長內鬥。」

人類陣營出現一陣騷動,艦長和軍士長們的憤怒情緒快要噴發出來。

「我親自去和他們溝通,」安橋毫不畏懼地走出來,「但是,我們只給你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後,你和你的小隊必須按條約退回鎮界堡。」

「退後,人類,你身上的味道令我不適,」女性妖精揚起臉,俯視著安橋。

身後某個男性妖精發出一聲尖利的嗤笑。

安橋胸膛起伏,最終咽下了憋屈,轉頭看向那位年邁的艦長,得到眼神同意后,快步向通道走去。

李涼和袁筌緊隨其後。

女性妖精繼續向人類陣營喊話,極富嘲諷意味的笑聲傳來:「人類,我必須提醒你們,屬於神族的部分植物無法轉移,接管這裡后,你們需要妥善照顧它們,這是寫在條約中的一項,我很擔心……因為你們連自己的家園的植物都無法妥善照顧……」

袁筌實在無法忍受,猛地停步想要衝回去,卻被安橋一把扯住。

安橋目光堅定。

袁筌掙扎了一下,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太憋屈了。

李涼拍了拍袁筌的後背,輕聲道:「別急。」

袁筌吸了吸鼻子,扯下眼鏡深呼吸幾下,又扛起了攝像機。

三人繼續向前,片刻走進了一片陰影中的區域。

安橋和袁筌再次被眼前的凄慘景象震驚。

數十叢帶刺的荊棘包裹著一個個瀕臨死亡的人類,尖刺刺入了他們的身體,藤蔓死死纏繞,像擰毛巾一樣把他們扭曲成蝦米狀,血液滴滴答答地滴落,黑暗中回蕩著微弱的痛吟,似乎有人已經被痛苦摧垮了意志,嗓子眼發出含糊的呢喃。

李涼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衝上前扶住那個人的肩膀,震驚道:「巴倫丁?」

只見巴倫丁艱難地揚起臉,兩個眼窩已經被綠色的枝椏佔據,黑色的血液在臉頰上乾涸,他喉結動了動,喃喃說道:「這是幻覺嗎?」

李涼握住藤蔓和荊棘,靈的視野中,那些糾纏的靈剎那失去了原本緊密的結構,體現在宏觀世界則是束縛巴倫丁的植物快速枯萎。

他扶著巴倫丁坐下,低聲說道:「我是李涼。」

巴倫丁側了側頭,嘴角動了動,沙啞道:「現在幾號了,李涼先生,我們勝利了嗎?」這許益的話,讓賈詡和陳宮兩個人都是好奇的看過來。

在他們感覺,這孩子是不是自己沒有教導好。

怎麼想法和主題有點差別,這和他們兩個人對其評價完全的不同。

不過這樣的想法對於呂布來說完全的沒有感覺到不合適的。

這也是讓大家都好奇的看過來,看看呂布怎麼說。

《三國之乾爹在上》第一百四十八章神醫來了開膛破顱后你有救了璇風瓑浼氬啀璇..「葉安琪!」

歸元神君臉色大變,驚慌失措地想要撲上去。但又怕自己還沒衝過去,共工手上就已經是發力,一下子了結了葉安琪。

哪怕只有一成法力,共工想要殺了葉安琪,也就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歸元神君自然是不敢輕舉妄動。

反觀紫……

《少年摸骨師》第318章熱臉貼冷屁股 極限斗羅何其強大,金鱷斗羅與千道流更是身負神性,堪稱半神!

若非還有比比東這個羅剎傳人鎮守武魂城,恐怕武魂城這一奇偉建築,就要毀於一旦了——誠然,武魂城內,還有不少封號斗羅,但神性的力量可不是尋常魂力能夠抵擋的,唯有神明,才能對抗神明!

但即便如此,武魂城依舊搖搖欲墜。

金色而聖潔的天使聖光與黑色而墮落的貪婪邪念在穹頂之上交織出一張大網,將整個武魂城籠罩,稍有碰撞便是驚天動地的巨響,餘波盪清天邊流雲,黑日取代了皓日之光,劍光切割天幕,除了少數幾個封號斗羅之外,尋常人甚至看不到千道流和金鱷斗羅的身影!

其實在大多數人心中,甚至就連在金鱷斗羅自己心中,千道流都是要強上一籌的,畢竟無論是天賦還是修為,千道流都比金鱷斗羅積累的更多。

金鱷斗羅除了一個神祇傳人的身份壓千道流一頭之外,根本毫無優勢,落於下風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但事實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世人只知光明克制黑暗,神聖征服邪惡,卻下意識忽略,若無黑暗,何來光明,若無邪惡,何為神聖!?

光明與黑暗,邪惡與神聖,從來都是相生相剋的關係,光明可以剋制黑暗,邪惡也能征服神聖!

誰的位階更高,誰就是正義——因為正義必勝!

而現在,千道流是天使神侍,金鱷斗羅是貪婪之神傳人,一個神侍,一個神祇傳人,就算千道流神性的量高於金鱷斗羅,質也不可能同日而語。

這一長一短,卻是令千道流和金鱷斗羅陷入了互有勝負的纏鬥之中。

真要分出個勝負,或許就只能看誰更能抓住機會了!

但無論如何,此戰之後,武魂城外的那座高山,都再也不能稱之為天使神庇佑的六翼山了!

雲錚站在教皇殿外,眸光深沉。

他算是看出來了,無論是金鱷斗羅還是千道流,或許還要包括比比東在內,如今在場最強的三個人,不是要殺他,就是要抓住他,但云錚卻連逃跑都做不到——不止是那黑芒與金光交織的大網,更是因為玉仲白!

玉仲白和獨孤博還在天邊鱷影腹中,若不能救出玉仲白,雲錚焉能離開!?

形勢之嚴峻,就連雲錚都不由有些絕望!

但云錚並未放棄,他手中的極殺雪花還有兩次使用機會,雪帝也曾說過,只要雲錚動用她留下的殺招,就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雲錚身邊!

離開了極北之地的雪帝不一定會是金鱷斗羅和千道流的對手,但卻是雲錚最後的希望了!

至少,金鱷斗羅和千道流之間也有不和,三足鼎立之下,雲錚未嘗沒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雲錚大概能夠猜到,毀滅之神之所以要殺他,應該和太初之古的時空雲錚有關,甚至要殺他的,不止毀滅之神而已,最壞的打算,五大神王,怕是都想除他而後快!

雲錚的預感一直都沒有錯過,當初的蒼天之眼,就是為他而來,所謂的天罰,也是因他而起,金鱷斗羅同樣也是沖着他來的!

只是雲錚眼前的迷霧太濃太密,以致於雲錚一直沒能將這一切串聯起來。

但事到如今,所謂的真相到底如何,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活着離開這裏!

不過在此之前,雲錚必須最大限度的不拖累玉晴兒他們!

為此,雲錚不顧唐三等人的阻止,一個瞬步走到了月關面前。

月關亦是驚疑一震,一時之間,竟有些舉棋不定。。。

對於雲錚,月關可不敢輕舉妄動——月關到現在都還沒弄明白比比東對雲錚的態度呢,到底是擒是殺還是保護啊!?

雲錚可不管月關的遲疑,手中雪花醞釀着氤氳的冰藍之光,極寒的冷氣散開,饒是月關堂堂封號斗羅,也不由渾身一顫!

雲錚手中雪花的威力,月關是見識過的,不誇張的說,只要這片雪花爆發未能,頃刻間,他便要身首異處,冰葬於此!

哪怕現在月關出手,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與雲錚同歸於盡罷了。

但問題是,還不等月關做出決定,他便感覺到天邊兩道冰冷的氣機將他鎖定,令他動彈不得——千道流和金鱷斗羅費那麼大勁,爭得就是雲錚的命,如果雲錚死於月關之手,他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雲錚也注意到了月關的異樣,看了眼天邊的兩道光影,自嘲般的笑了笑后,沉聲對月關說道:「帶我去見比比東!」

聽見雲錚直呼教皇名諱,月關心中下意識的怒火中燒,但還不等月關發怒,他的耳邊便傳來了比比東的聲音:「帶他過來吧!」

比比東本就想抓住雲錚,現在雲錚自投羅網,她為什麼要拒絕?

月關聞言,只等一步一步帶着雲錚朝比比東的方向走去,期間他也不敢放鬆,生怕雲錚擦槍走火。

當然,即便是比比東,天邊那兩位,也是不會允許雲錚死於她之手的。

唐昊見雲錚朝着比比東的方向走去,有意阻止,卻被雲錚無視,還有比比東的壓制,唐昊也是無能為力。

當雲錚來到比比東面前只是,比比東同樣忌憚的看了眼雲錚手中的雪花。

那一柄冰劍,比比東是看到了的,實話實說,比比東能接下那一劍,但也不可能毫髮無傷。

要是一不小心把雲錚打死了,天上那兩位還要找她算賬,得不償失。

雲錚和比比東相對而視,但在雲錚開口之前,比比東便已經率先問道:「你想知道什麼?」

或許在比比東眼中,雲錚也只是在做困獸之鬥吧!

必死之局,比比東何必在一個將死之人身上多費力氣?

否則比比東可不會這麼和善。

「我想知道的,你未必能夠告訴我!」雲錚不為比比東身上氣勢所攝,心中謔笑了一聲——雲錚想知道,太初之古發生了什麼,時空雲錚到底是誰,這些事情,比比東會知道嗎?

話雖如此,拖時間嘛,雲錚總得做點什麼。

「為什麼非殺我不可!?」雲錚凝聲問道。

「你是空間之神傳人,為什麼要殺你,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雲錚話音落下,比比東反問道。

雲錚眉頭一皺,眼底閃過一絲茫然。

比比東會知道他是空間之神傳人,這一點雲錚並不意外,但這一切,和空間之神有什麼關係?空間神祇的傳承都已經被珠子大爺阻斷了,雲錚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還算不算是空間神祇傳人,怎麼就扯上空間之神了呢?

看到雲錚神情的變化,比比東也是臉色一變,旋即浮現出譏諷的悲憫之色。

或許這時候,在比比東眼中,雲錚只不過是諸神博弈的犧牲品吧!

「神啟日,大陸時空異動,引得諸神注視,蒼天開眼,巡視世間,卻無所得!」可能是因為憐憫,也可能是想讓雲錚做個明白鬼,比比東繼而開口道:「那一日,諸神降下懸賞,尋得時空異動源頭並解決者,可成神!」

「金鱷斗羅那老匹夫,便是獲得諸神垂青者之一!」

說到這裏,比比東厲色一閃,逼視雲錚,教皇氣勢毫無保留的朝雲錚碾壓而來,一字一頓道:「那麼。。。你到底是不是導致時空異動的罪魁禍首呢?」

當比比東說出時空異動的時候,雲錚心頭巨震!

雲錚幾乎下意識的想到了時空雲錚——一個能夠回溯太初之古的角色,如果這世間有誰能夠引動時空異動的話,那就只能是時空雲錚了!

但云錚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冷冷一笑,對着比比東譏諷道:「我若有引動時空異動只能,就先把你們都殺了!」

雲錚完全沒有掩飾自己心中的殺意與憤恨,但比比東卻一點都不生氣。

比比東不怒反笑,道:「呵呵!那你只能埋怨自己的弱小了,弱者是沒有選擇的權力的!寧殺錯不放過!要怪就怪貪婪之神是純粹的邪神吧!」

沒錯,雲錚是不是引動時空異動的源頭已經不重要了,在金鱷斗羅暴露貪婪之神傳人身份的那一刻開始,雲錚就已經必死無疑。

比比東和千道流其實沒有太過極端,他們多少還顧慮於雲錚空間神祇傳人的身份,按照他們的意思,也只是試探和囚禁,而非不教而誅。

但原罪神們可沒有那麼多顧忌,反正只要身負時空之力,殺一個是一個,殺錯了也不會感到愧疚!

這種事情,在斗羅以外的位面,早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

。看着如此輕易就再次追上他的獨孤博,陳樂心中長嘆一聲,現在保持隱身也沒什麼用了。他摘下了兜帽的帽子,現出了身形。

「你是因為什麼發現的我?氣味嗎?還是……」

「只要是帶着溫度的東西,都逃不過我的眼睛。」獨孤博得意地道。

「熱感應?」陳樂這才想到,好像確實,很多

《斗羅之你管這叫玩具》第一百四十七章原來是熱感應 從開書到現在已經走過了56天,字數達到了26萬,3月1號零點以後上架。

第一次上架心中感概很多,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也不知從何說起?

剛開始的時候激情滿滿,一口氣能碼好幾章,到了現在幾口氣才能碼完一章,對我來說最難的還是堅持。

但已經走了這一步了,再難我也會堅持下去的。

成績很拉垮,只有三千出頭的收藏,註定了不會有多少訂閱,可還是有一些小夥伴天天給我投票,感動之餘也激勵我自己,無論如何要堅持下去,直到完本。

首先感謝二組編輯培根小姐姐,給我一次簽約的機會,這才能走到今天,感謝。

感謝BOYYT給了很多建議,雖然採納的不多,但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多幫助的,幫我拓展了不少思路。

感謝醉酒佬給的一次1500幣打賞,對於我這個萌新來說,還是很大的鼓勵。

另外也感謝上架前的37位粉絲朋友,其中包括一位在QQ閱讀給打賞的朋友。

上架感言,人稱掉收神器,又名脫坑神油。

但願這一章發出之後,不會走太多人吧。

感謝諸位的一路支持,拜謝!

最後還是希望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能訂閱一下,支持一下作者繼續寫作,謝謝! 葉天傾的眼神,當真是漠然到一種極點。

此刻!

他的兩隻眼睛,就漠然的看着米基和米羅兩人。

深邃的如同深淵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