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吧,既然這樣那就改天把,你好好勸勸簡馨,你說這兩人整天這樣算是怎麼回事,」

葉清音也知道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們這是怎麼回事。 簡馨上來的時候,只見卧室里的葉清音看起來有點異樣。

「清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她總覺得她的眼神看起來有點不太對。

葉清音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額,馨子,我覺得有句話要跟你說。」

簡馨一邊拿著點心放下,一邊和葉清音說,「你說吧,我聽著呢,」

簡馨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可是葉清音總覺得為難了。

「剛剛墨北辰打電話請大家吃飯。」她立馬看到了簡馨原本輕鬆的樣子突然緊張起來。

「呵呵,清音,我覺得也不需要的,那個,我還有點,我。」

葉清音及時的握住簡馨的手,「馨子,你別著急,你要是有什麼想法,你告訴我,」

她其實就想著知道沈闊和簡馨到底是怎麼了。

簡馨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清音,沒事的,我挺好的,就是有點誤會而已,其實沒什麼事,你就放心吧,」

她不想讓葉清音為自己擔心,所以只能告訴葉清音。

葉清音到底還是看出來了簡馨不想說,「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不說就不說吧,」

既然簡馨不想說,那她就不能在繼續逼她了,所以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給墨北辰打個電話告訴他這件事。

墨北辰只是在電話里聽了葉清音這麼說,也不打算繼續勉強。

所以,最後,簡馨還是找了一個借口離開了。

墨北辰回來的時候,葉清音已經換下了禮服,

墨北辰和豆豆兩個人一起看向葉清音,可是沒有看到他們想象中的婚紗。

「媽咪,婚紗呢,爹地說你在家穿婚紗呢。」

他也好奇媽咪要是成為了漂亮的新娘,會是什麼樣子的。

葉清音見父子倆正盯著自己,「額,媽咪已經換下來了,」

她現在總不能一直穿著婚紗在屋裡晃蕩把,「對了,沈醫生呢,不是說他要來找你嗎,我還以為你們會一起回來。」

墨北辰想起了沈闊在他給葉清音打完電話之後,他說了,家裡有事。

「他回去了,家裡有事,所以現在他只能先回家。」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要不,你現在上去換把,」他現在也想要看看知道就想著。

葉清音看著他們好奇的目光,「還是改天吧,」

「你們餓了嗎,我去給你們做吃的,」她現在就想著今天要犒勞犒勞墨北辰。

墨北辰這個時候想到了今天葉清音在電話里所說的話。

「你今天不是說不想下廚嗎,我我們今晚出去吃吧,」

墨北辰到現在還以為葉清音剛剛所說的話是真的。

可是現在這麼看著,他總覺得好像並不是那麼回事。

清音知道自己已經穿幫了,可是她也不懂要怎麼說了,「額,那個,那個。」

其實她想說自己只是為了簡馨才故意這麼說的。

豆豆看著葉清音,「爹地,我總覺得媽咪好像有事情在瞞著我們。」

葉清音沒想到自己那麼快就被自己的兒子給拆穿了,可是她現在也不敢承認。那就繼續不做飯吧,「嗯,是啊,今天有點累,我們出去吃。」 墨北辰聽著葉清音的話,有點半信半疑的看著他,可是他久久未動。

葉清音不好意思就被他這樣看著自己,所以他現在只好挪步去了另一個地方。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我們今天先去一個地方,走吧。」

今天是母親的生辰,他打算晚上再和葉清音過去,可是現在時間也早了,所以他就想著帶葉清音和豆豆過去。

葉清音和豆豆坐在後面,車子開了,葉清音好奇的看著車子開過的路,「我們要去哪裡?」

這個方向有點熟悉,可是她不記得這是去哪裡。

葉清音問話的時候,正好遇到了紅綠燈,「嗯,今天是我媽生辰,我想要過去給她慶祝慶祝。」

葉清音沒想到今天是自己婆婆的生辰,可是,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們結婚了,阿,要不要去接媽回來?」現在她已經和墨北辰領證了,她也算是墨家人。

墨北辰還在考慮這件事要是那天她出現,要是自己太忙了顧不上,就會出亂子。

「待會看看她現在是什麼狀態吧,如果狀態好一點,可以回來,要是不行,那就算了。」墨北辰心裡當然希望自己母親可以參加婚禮。

可是他總覺自己的母親現在還沒有清醒,要是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就怕會刺激她。

葉清音心裡想著這婚禮到底要不要讓自己的婆婆回來,其實她知道墨北辰心裡在想什麼。

「要不,就把媽接過來吧,讓她在我們家裡住著,只要那天我們兩個人一起回來,給她敬酒,」

婚禮上可能沒辦法帶柳如詩過去,可是,在他們別墅里安排還是可以的。

墨北辰也知道葉清音這是什麼意思,「嗯,好,就按你說的把,我覺得挺好的。」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秋如詩住的地方,豆豆對這裡多少還有點印象。

「媽咪,豆豆不想下車。」他還記得上次在這次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奶奶生氣了,然後對爹地很兇,「爹地,我們回去把,我們不要來這裡。」

豆豆下意識的看向墨北辰,大大的眼睛盯著墨北辰,臉上寫著讓他不要去。

墨北辰知道自己的兒子在想什麼,可是眼下,他不得不離開。

「豆豆,沒事,上次是爹地惹奶奶生氣了,這一次肯定不會這樣了,走吧。」墨北辰向自己的兒子伸出手。

葉清音其實也知道上次的事情給豆豆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走吧,孩子沒事的,今天是奶奶的生日,我們得去幫奶奶吹蠟燭呀。」葉清音盡量的開導自己的兒子。

豆豆只是看了葉清音一眼,可是沒有動。

墨北辰沒想到豆豆見過了很多的大場面卻是在這個地方有點膽小。

墨北辰打開後備箱拿出自己讓人準備好的蛋糕。

「豆豆,跟爹地走吧,待會這蛋糕要化了。」

他覺得自己的兒子肯定會下來的,他相信豆豆。

豆豆聽到墨北辰所說的話,這個時候他的目光果然看著墨北辰手裡提著的蛋糕。

「可是,爹地,豆豆還是怕,」他覺得連爹地都戰勝不了的人,那他就更加怕了。 葉清音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要是豆豆不進去,必須有個人在這裡陪著他。

可是她現在更加願意陪著墨北辰進去見柳如詩,所以她沒有辦法留下來陪著自己的兒子。

墨北辰沒想到場面變成如此的尷尬,「這樣吧,我先去看看我媽的情緒怎麼樣,再出來接你們,這樣豆豆也就不會害怕了,」

葉清音也知道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好方法了,只能是這樣了。

「嗯,那行吧,你先進去看看,要是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你就給我打電話。」其實葉清音心裡也是擔心墨北辰的,因為秋如詩最待見不得的就是他。

豆豆這個時候探出身子,拉住墨北辰的衣服,然後對著墨北辰搖頭,「不要,爹地,不要去,」

不知道為什麼豆豆潛意識就是不讓墨北辰去,不讓他遭受危險。

墨北辰心裡很暖,他知道豆豆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關心他,

他寬厚的大手包裹住豆豆抓住衣服一角的小手。

「豆豆,爹地真的沒事,你不需要擔心,擔心吧。」

他現在確實沒有什麼好擔心,他這麼做也是在為了贖罪。

葉清音看著兒子不肯放手,她眼圈微紅。

她知道豆豆這是什麼意思了,他這是不想讓墨北辰去冒險。

「豆豆,沒事的,我們要相信你爹地,而且奶奶已經在治病了,她很快就會好的,你放心吧。」葉清音一邊幫著豆豆從墨北辰的衣服中拉開。

墨北辰只是朝著葉清音點點頭,隨後離開。

豆豆這個時候縮在葉清音的懷裡,「媽咪,爹地真的沒事嗎,我們要不要跟著一起去看看。」

葉清音聽到豆豆的話,然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豆豆,我們要對你爹地有信心。」無論怎麼說,她還是相信墨北辰的。

豆豆也相信自己的父親,可是他就是害怕。

墨北辰提著手裡的蛋糕,他記得每年,自己的母親生氣,曉曉總是搶著要幫自己的母親在蛋糕上點蠟燭。

只是現在,那些時間不在,他還想在繼續往前的時候。

不遠的石凳上,自己的母親正背對他坐著,看起來,她的背影很落寞。

「媽」墨北辰猶豫了很久,還是叫出聲,他很懷念之前母親看著自己笑的樣子。

秋如詩聽到動靜,身子一顫,然後看向前方。

墨北辰提著手中的蛋糕繼續往前走,「今天是您的生日,我們進屋吧。」

他來到秋如詩旁邊,見到她紅得發紫的唇色,也不知道她自己坐在這裡多久了。

「我不回去,我要在這裡等我的女兒。」她彷彿沒有聽到墨北辰叫她的那句話。

可是她依然平靜的說出自己要見一見自己的女兒。

「嗯,我們可以去屋裡等等,這裡是你最愛吃的草莓蛋糕,也是曉曉最愛吃的。」

墨北辰低下頭,看著手中的蛋糕,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妹妹和母親的愛好都很像。

秋如詩只是冷冷的看著墨北辰,什麼話都不說,良久,她突然大罵,「你你你給我出去,我不想見到你,你出去。」 墨北辰沒想到母親還是這麼不肯待見自己,「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聽我說,我」

秋如詩這個時候頻頻搖著頭,「不,我不聽你的,我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秋如詩說說停停,然後哭起來了,她的寶貝啊,她的寶貝不見了。

墨北辰聽到這哭聲,心裡難受,妹妹的死是他沒有釋懷的事情。

醫諾千金,現任前妻別耍賴! 「媽,我準備結婚了,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見一見你未來的兒媳婦。」

他其實挺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出現在自己的婚禮上,可是,見母親現在對待自己的態度,他覺得有點難。

秋如詩聽到這裡,沒有說話,獨自摸著淚水。

墨北辰也知道今天想要一起吃頓飯是不太可能了,所以他也只好放棄了。

「媽,蛋糕給你留在這,我先走了。」他不想讓豆豆和葉清音面對這樣的母親。

他們快要結婚了,所以還是要好好,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您好好保重。」

墨北辰臨走之前給秋如詩鞠躬,才肯離開。

豆豆和葉清音一直在擔心墨北辰的事情,很快就見到他出來了。

葉清音立馬起身過去,「怎麼樣,媽好一點了嗎?」

見墨北辰這麼失落的表情,她心裏面心疼。

可是現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墨北辰看了葉清音一眼,然後將她擁入懷中,「沒事,蛋糕已經留在那裡了,我們回去吧,」

他心裡不難受是假的可是他還有一家人等著他。

葉清音聽到他的話就菜猜到了秋如詩肯定又做了什麼讓墨北辰難過的事情。

她鬆開墨北辰,然後站在他面前,「我去和媽談談吧,說不定會好一點。」

之前秋如詩就把她當做曉曉,現在要是去了,她再把自己當做墨北辰的妹妹也好。

墨北辰不希望葉清音再過去了,「不必了,外面太冷了,豆豆還在等著,我們回去吧。」

葉清音不願意聽墨北辰這樣說,「不,你上去等著,怎麼說今天也是婆婆的生辰,我必須要去看看。」

她覺得自己真的沒有必要再繼續在這裡等著。

墨北辰拉住葉清音,可是她眼神堅定的看著他,「墨北辰,我要去。」

她沒有說假話,就是要去看看,自己的婆婆說不定自己親自出面,她會給自己一個面子。

墨北辰知道自己再攔住葉清音也沒有什麼作用,「好,你去吧。我和豆豆等你,不過不要說太久,外面冷。」

說著墨北辰把自己身上穿著的大衣蓋在葉清音身上。

這才滿意的回到車上,葉清音心裡一暖,她一定要幫墨北辰說服秋如詩跟他們一起回去。

葉清音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去哪裡找秋如詩,只是她在不遠處看到了墨北辰訂的蛋糕。

秋如詩依然坐在原來的位置,葉清音看著自己身上的外套,然後她脫下外套然後就蓋在秋如詩身上。

「媽,外面太冷了,我們進去好不好。」葉清音的手還搭在秋如詩的肩膀上。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