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是,就單純的送外賣。」姜野把外賣箱裏的飯盒放下,準備趕緊溜。

魏薇薇慢慢悠悠,性子像極了大家長,傅氏集團。

「夫人,您不會和傅總鬧架了吧。」魏薇薇已經腦補出都市狗血愛情劇了。

姜野搖頭,「不是,你多想了,趕緊吃飽休息一下吧,看看你都幻想了。」

「讓開讓開。」突然一道聲音。

在公司門口送外賣的姜野居然還被趕了。

他為護著外賣箱裏的外賣,被推得一踉蹌,一個沒愣神,朝着過來的人跪了。

人群中走出西裝革履的男人,淡漠的視線朝姜野睨了過來。

姜野懊惱的低下頭,就不應該看在大單子的份上過來送,這下好了,丟臉時刻還被看見了。

正祈禱男人不要看見自己不要看見自己,姜野的面前卻伸出了手。

骨節分明,修長好看。

在眾人的視線下,姜野不得不接受來自傅總的好意。

起身之後,姜野就趕忙着退到一旁。

在傅繾之後,還跟着一男人,姜野也挺熟。

黎景。

姜野疑惑:他倆怎麼混到一起了。

而黎景更疑惑,一向待人疏離的傅繾怎麼會主動接近一個外賣員。

剛鬆了一口氣,以為他們就這麼離開的時候,傅繾居然走到他的面前。

姜野瞪大眼睛的看着他,因為他正用昂貴的西裝衣袖給自己擦額角的汗。

「午餐吃了嗎?」男人的關心。

來自男人並不合時宜的關心。

姜野想撒謊,點點頭。隨即看着傅繾的手就要觸碰自己的腹部。他趕緊握住傅繾的手,搖搖頭。

「一塊吃?」傅繾嘴角漾開笑容。

姜野小聲,「你們這麼一大幫人,難道不是去吃飯談合同?」

「是。」

姜野肯定不能在黎景面前暴露他和傅繾的關係。

是在任何藝人的面前都不能暴露和傅繾的關係。

萬一哪天他真的頂流了呢,被說是靠傅繾上位的,多影響傅繾的名聲。

「我就不去了。」姜野水潤潤的眸子,朝傅繾秀演技,「拜託拜託。」

「好。」

幸好男人也沒有為難他。

坐上車子,黎景很好奇:「剛剛的外賣員和傅總是親戚關係?」

男人簡言意駭,「家人。」

是一點都沒有在那個外賣員面前的溫柔。

黎景見狀,見好就收。

卻是自己在疑惑:可是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傅繾有一個弟弟或者是哥哥。

傅洪和他的夫人恩愛如初一直是業界的傳聞,也不像是會有私生子。

難不成,剛剛那外賣員是傅繾的…

黎景眸子閃過一道光,意外了。

沒想到傅總和他的性取向,居然一樣。

姜野盯着偌大的壓力,終於送完傅氏的單子了。

辛苦是辛苦,酬勞也是挺多,一單頂昨天一整天了。

今天捨得加雞腿了。

姜野正努力扒著飯,接到了一個消息,他震驚得嘴裏還剩一口肉的雞腿掉地。

心疼得他。

「你好。」姜野的語氣帶着一丟丟的怨氣。

「姜先生你好,這裏是服姜娛樂有限責任公司,你的演技被我司看中,不知道有沒有興趣簽經紀公司呢。」

姜野眸子慢慢睜大,隨即握緊着手機,「我有,我有。」

他可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夠有一天可以簽約經紀人公司的。

「我司的經紀人之一,喬下午三點會在公司等候,希望姜先生如約而至。」

姜野猛得點頭,「好好好。」

儘管現在才下午一點,三點是姜野平常午睡起床的時間,他也迫不及待的換好自己的衣服立馬到那服姜娛樂的隔壁奶茶店坐着。

懷着激動的心情等待着和服姜娛樂的負責人見面。

姜野給自己手機定了好幾個臨近三點的鬧鐘。

因為害怕睏倦,還特意點了兩杯奶茶。

正所謂,奶茶也是茶,應該可以提神吧。

姜野好不容易熬到三點鐘,和服姜娛樂的人說好預約時間,走到喬的辦公室時,他看到了一個出乎意料的人。

「小橋。」姜野奇怪了,「你怎麼在這啊。」

何小橋眯眯眸,笑:「姜哥,我就是喬。」

服姜娛樂,金牌經紀人,喬。雖然極少露面,但手底下無數上冉的新星,帶出眾多一線大明星。

何小橋就是喬。

姜野平復了一下心情,「原來高手就在我身邊。」

「那不是必要時候才能暴露出來。」何小橋把辦公桌上的合同推給姜野,「姜哥,看一下吧,有沒有什麼不公的條款。」

姜野瞄了幾眼,很快的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欸,咋就簽了呢,姜哥你還可以提條件的。」何小橋手就動了動,還沒來得及阻止,姜野那名字就龍飛鳳舞的出現在合同上了。

姜野舒坦了,「多少藝人夢想進來都難,我哪還有什麼條件啊。」

突然想到什麼,姜野眉頭一緊,「不對勁啊,你是喬的話,你和傅繾是什麼關係?」

不是上下級嗎。

何小橋眼底有絲驚慌略過:「是合作關係啊。」

他還特有道理的和姜野說着:「我這不是喜歡這個職業,熱衷於造星嗎。傅總正好了,向我推薦了你。」

「我就試試看,偽裝成一個小助理,看看姜哥你有沒有這個潛力。」

「你要知道,培養一個大明星,是需要外在條件和內在條件的。」

「服姜的外在條件,圈子裏的人也都知道,絕對行啊。所以啊,只要姜哥你作為內在條件,有這個本錢,我們公司肯定願意簽。」

姜野點點頭,似乎是被說服了。

可高興可樂呵了。

「那我給傅繾打個電話。」姜野徵詢他經紀人的眼神。

何小橋可不敢當,「姜哥隨便打,沒事。」

「不打擾你吧。」姜野尋思著喬手底下藝人那麼多,工作估計也挺多的。

何小橋搖頭著:「怎麼會耽誤。」

他最近的工作可就姜野一個。把姜野帶好了,他工資就發了。

姜野眼角眉梢都帶着笑意,男人接通電話的第一秒,姜野就焦急道:「傅繾知道嗎,我簽服姜娛樂了。」

「請客。」

姜野傲嬌勁兒,「說,吃什麼。」

「你。」 「好!」

「傾皇,這浮水河畔不易過,還得想想法子才行!」

「對,浮水河畔貫穿此地,若想繞行是絕不可能的。但是潛水度過,或許可以!」

「不行!河中妖獸無數,下去恐怕就沒命了。而且我們百萬大軍,就算是過去,也會被發現。很有可能被他們阻截,那我們就是他們的靶子!還是想想別的法子!」

傾皇皺皺濃眉:「百萬大軍不能過,但是小支軍隊卻可以。先調遣小支軍隊過河,牽制住征夜軍,大批軍隊後行!」

「這倒是個法子,但是要想牽制住征夜軍,可能還要更多士兵才行。」

「分批過吧!兩面夾擊,或是幾面夾擊!」

「主要我們現在還不太了解征夜軍的具體情況,不如明日等墨堯他們來會合之後,再行決斷。他們從夜城一路跟着征夜軍過來,定比我們了解。」

「舒將軍說的沒錯!」

「那就等他們吧!」

「是!」

五位將軍離開后,傾皇轉身回到椅子上坐下來。雙眸緊盯着桌上的地圖,紅色的筆在浮水河畔對面畫上了一個圈,那是冶伽所在的位置,也是征夜軍所在的位置。

不知為何,他心裏總有些不安。就怕冶伽會出什麼事情,或者是……霄王會把她怎麼樣。

次日。

墨堯等人還沒到,霄王派來的使者先到了。

派來使者,傾皇是有些驚訝的,難道這場大戰,還有什麼要談的嗎?

「征夜西和牧,拜見傾皇!」

「西和牧?本皇可從未聽過你的名字,你有何資格代表霄王來與本皇談判?」傾皇看着眼前的人,心中略有些不滿。

就算是談判,霄王竟然派這麼個人來,是看不起他?

西和牧約莫四十多歲,卻身強體壯,蠟黃的膚色,讓人看起來就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傾皇倒是不相信,此人有什麼智慧,怎樣的唇舌,來與他談判?

「傾皇,此次大戰,皆是因曾經的辛古國師冶伽而起。而如今,冶伽已經是我征夜部霄王的妃子,傾皇如此搶奪,怕有失顏面吧?更何況,因為一介女子,竟然挑起戰亂,不顧百姓安危,不是明君所為。」

聽到西和牧的話,傾皇揚唇笑了:「看來你並不知曉事情的來龍去脈啊!」

他站起身,走下階梯來到西和牧的面前,雙眸緊盯着他的臉龐:「那本皇就來告訴你!冶伽,從前是辛古國師,現在也是辛古國師,而未來,她將是我辛古國的傾后。至於你說她是霄王的妃子,本皇並不知曉,也絕不可能。這場戰爭,是你霄王理虧在先。上次大戰便背叛我辛古,本皇早已有徵戰征夜之心。之後他又強行帶走我辛古國師,更加讓本皇下定此事。」

「為了黎明蒼生,為了百姓安危。難道這件事情就沒有迴轉的餘地了嗎?」

傾皇揚起唇笑了:「餘地……讓你們霄王將國師安全送回,並且斬斷他們之間的聯繫,本皇可以許下承諾,三年內,不攻打征夜部!」

西和牧心中清楚,冶伽的價值絕不止於此,因此自然不會同意:「傾皇,除了這一點,還有……」

「本皇沒有其他條件,只要國師安全歸來,本皇願意撤兵。可霄王若執意不願放國師自由,那本皇會不惜一切代價,就算殺盡征夜部最後一人,本皇也要將國師帶回。」

「傾皇只是為了國師嗎?」

「對!只為她!」

「好,那請傾皇先行按兵不動,待我回去稟報霄王!」

傾皇無奈一笑:「既然霄王沒有給你足夠的權利,本皇也無需與你說這許多。還是本皇親自找霄王商定吧!」

西和牧愣住了:「傾皇?」

「來人,請使者大人下去喝茶!」

「是!」

「傾皇,你竟然……」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西和牧怎麼也沒想到,傾皇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夕陽落下時,墨堯等人終於抵達辛古軍營。安桐立即便進了醫者的營帳中,而墨堯幾人便進入傾皇的營帳,與幾個將軍以及傾皇商議戰事。